ほのぼの東京生活

關於部落格
  • 82633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G不可謝漏


因為是業者主動打電話來通知的,而且對方還很客氣地請我們盡量早一點到機場的提領行李處確認,所以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想要賴掉這筆帳才是。

果然,到了提領處之後他們就先借了一個跟史努比差不多大的行李箱給我們。我們把史努比裡面的東西──味噌、昆布醬油、日本酒、牙膏、鮭魚鬆、2.8公斤的超中古筆記型電腦等等等等令人匪夷所思的東西──全部移植過去之後,把史努比留給他們修理,等到我們回日本之後再跟他們換回來。這些修理跟租借的部分我們完全不用支付任何費用,還算滿有良心的嘛。

只是萬萬沒想到,在桃園機場領到行李之後發現,宅急便借給我們代用的行李箱居然又壞了,而且壞的還是同一個輪子。我們完全按照史努比裡面的配置整個移植過去的,所以搞壞輪子的真正兇手很有可能就是那些一樣集中在左半邊的味噌、昆布醬油、日本酒、牙膏、鮭魚鬆、2.8公斤的超中古筆記型電腦....


飯糰從起飛前30秒到降落後10秒都在睡覺,對帶著一歲兒搭飛機的父母來說,這比24孝裡面的任何一個故事都還要感心一百倍。只是辛苦了全程抱著飯糰的水牛,回去之後手臂又會變得更茁壯一點了吧。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天空飛了將近3個小時的飯糰,醒來之後指著窗外的飛機興奮地說飛機飛機。雖然是不同的機場,對小孩來說是一樣的快樂。





台北沒有想像中熱,我甚至還覺得比東京涼爽一點。搭著妹妹的車下了高速公路之後,我們一邊看著路邊的招牌一邊大笑。我把「乳暈霜」翻譯成「ちくびクリーム」講給一頭霧水的水牛聽時,只會幾句日文的妹問我:「ちくび就是乳暈嗎?」我說是,妹就很得意地烙了一句:「私のちくびはピンクです」(我的乳暈是粉紅色的),害我們笑得整台車差點沒翻過去。誰管你的乳暈是什麼顏色呀?其實ちくび是奶頭啦,我哪知道乳暈日文怎麼講,搞不好還沒有。

然後還有一個很大的交叉路口,一面大大的白色牆上寫了一個大大的「揚偉  早謝  電話02xxxxxxxx」。可能是因為本來那幾個字的視覺衝擊性太大了,所以用這種同音字來減緩對男性駕駛人的impact吧。`不然正要開車去Motel的,看到超級斗大的正宗「陽萎早洩」四個字不是很掃興嗎?不過說真的,台北的汽車旅館怎麼那麼多啊?難怪廣告可以做成那麼大一塊。

然後還有「想入灰灰」的檳榔攤招牌,「入」還用了很粗的字體強調,不知道是要入檳榔還是入什麼,讓人越來越想入飛飛。總而言之,台灣的廣告和店名真是越來越有創意,在市區開車真是充滿了樂趣。



在台北妹妹家住了一晚,隔天又到朋友家作客。兩天下來,我注意一個台灣家庭文化就是,很多保鮮膜都被用來包不是吃的東西。比方說遙控器跟淨水器。更讓我吃驚的是,這股風潮似乎還吹到了電器量販店。

在一家大型的知名連鎖店中,我發現展示用的每一台筆記型電腦都被店家用保鮮膜整個包得密不透風的,一副你要是敢摸就要付錢把我帶回家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景氣不好的關係吧,連展示品都要想辦法維持成新品狀態好多賣幾個錢。可是,被包成這樣的筆電不可能開著機讓客人自己看畫面(會變成鐵板燒),誰會想買?要是找個店員來拆保鮮膜、開機,摸一摸之後說讓我考慮一下,肯定又要被店員擺一幅大臭臉,搞不好還會被收一筆拆膜費還是開機費什麼的。陰陰暗暗的筆電賣場中不要說客人了,連店員也看不到半個,絲毫感受不到賣東西的氣氛,反倒是有點像倩女幽魂2裡面那座擺了幾具「觀財」的破屋。


才一年沒回來,就聽到很多沒聽過的辭彙。形容食物會在嘴巴裡面跳來跳去的「彈牙」(希望不會變成繼彈耳朵之後的另一種處罰);問你是不是要累積點數的「累(雷)點」(為什麼不講積點了呢?);能不能成為好選手還要看他是不是那個「菜」(你是我的高麗菜);荷蘭是B咖日本是A咖(有沒有C咖?);為了追求更好的速度和效率,寫菜單時「雞」一律用「G」代替(三杯G、烤G屁屁、大G排、露G奶...沒有啦,這是某報影視版的大標題)。等等等等,實在是受益良多。

時間快到了,我要下去一邊喝台啤一邊看棒球了。台灣加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